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红粉图鉴 > 第70章 为什么花巨资买假货

第70章 为什么花巨资买假货

    “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敢来直接找你谈判。”说到这里,张志刚重重哼了一声:“你杀了刘政敏,可是坏了我的大事儿,我没找你算账就不错了。你把这幅画买走,算是补偿我,从此咱们两清了,听到没?”

    “要挟我是吧?”

    “我知道你不是外行,你能花那么多钱买法贝热彩蛋,肯定也是懂得鉴赏的人。”张志刚缓和了语气:“经过这一次事儿,咱们也算是认识了,我手头有不少好东西,你有空可以过来看一看,保证朋友价卖给你。而且,咱们还可以合作点生意,一起发财,反正刘政敏挂了,我也得找个新的合作对象。”

    任侠搞不清楚对方真实目的是什么,于是说了一句:“让我考虑一下。”

    “你不能考虑。”张志刚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后天上午九点,志刚艺术品拍卖行将会有一场国画拍卖,你准时过去,等到这幅画出场,直接开价一千万买下来。如果有人开价更高,那就便宜你了,可以省下来一千万,这画让给出价更高的人。不过我估计这不可能,因为你说得一点都没错,这画是假的,而且假的厉害。”

    任侠打量着张志刚,没说话。

    “如果你没带一千万过来……张志刚用威胁的语气说了一句:“咱们就局子见。”

    刚好侍应生把任侠的牛排上送来,张志刚没再说什么,起身离开了。

    任侠看着张志刚的背影,拿出手机给方醉筠打了过去:“你认识张志刚吗?”

    “这个名字太常见了,你说的该不会是,志刚艺术品拍卖行那个老板吧?”

    “正是。”

    “认识,泛泛之交,不是很熟。”方醉筠很好奇:“怎么这个人惹你了?”

    任侠不答反问:“你了解这个人吗?”

    “我们算是一个圈子的吧,不过又不一样,我是正正经经做生意,至于他吗……”方醉筠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有些生意就不是那么正经了!”

    “什么生意不正经?”

    方醉筠没回答:“你先说为什么要打听这个人?”

    “我不知道他通过什么途径刚才找到我,让我花一千万买下他手头一张溥心畬的画……”任侠一边说,一边不住摇头:“可这画实在太假了,不用看实物,通过手机照片,都能看出问题。”

    “这很这正常。”方醉筠理所当然的说道:“志刚艺术品拍卖行只是小行,实力非常有限,经营门类也非常杂,从国画到西方画,从瓷器到杂项。这种地方如果出现名家作品,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赝品。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假如你有一幅名画,肯定委托给佳士得这种大拍卖行,你对小拍卖行放心吗?”

    “当然不放心。”

    “所以他们本身也不是通过艺术品本身赚钱。”

    “那通过什么赚钱?”

    方醉筠还是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又提出问题,“你当面指出画是赝品了吧,当时张志刚是怎么说的?”

    “他承认是赝品。”任侠告诉方醉筠:“他说这画是留给刘政敏的,既然刘政敏已经挂了,就让我花钱买下来。我挺奇怪,刘政敏又不傻,干嘛要花一千万买一幅假画?”

    方醉筠若有所思的道:“原来张志刚认识刘政敏。”

    “虽然我对艺术品确实懂行,通常是看上什么就花钱买下来,但还是第一次碰上这样的事儿。”

    “你是第一次碰上,但这种事儿其实非常常见……”方醉筠神秘兮兮的一笑:“艺术品交易背后水可深了!”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刚一提这事儿,我就猜到了……”顿了一下,方醉筠提出:“电话里说不方便,还是见面谈吧。”

    “你在哪?”

    “半个小时候到家。”方醉筠回答:“你知道地址。”

    任侠匆匆吃过牛排,随后开车去了方醉筠家里,虽然刘政敏的事情解决了,但任侠仍然在用方醉筠的那辆越野车。

    方醉筠在客厅里,斜坐在美人榻上,一只手拿着手机在玩,另一只手不断揉着脚踝。

    任侠坐到对面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刚才不小心崴了一下脚……”方醉筠今天穿一身粉红色连衣裙,侧面高开叉,可以看到大腿侧面。腿上是比较厚的黑丝袜,虽然看不到皮肤,但完美勾勒出了美腿的曲线。

    “现在可以回答我了吧?”任侠很奇怪:“为什么刘政敏会花这么多钱买一幅假画?”

    方醉筠轻轻一笑:“你想要知道答案,有一个条件。”

    “什么?”

    “提供一点服务……”方醉筠放下手机,冲着自己的脚努了一下嘴:“我手腕都有些酸了,你来帮我揉一下!”

    任侠求之不得,立即坐到方醉筠身边,双手握住了方醉筠的脚踝。

    下一秒钟,一股巨大的力量感,从方醉筠的脚踝,涌入了任侠的身体。

    任侠缓缓揉按着方醉筠的脚踝,充分感受着被元气滋养的感觉:“可以说了吧?”

    “你的表情好猥琐呀。”方醉筠很奇怪的看着任侠:“让你给我做足疗,应该是我很享受才对,可看你的表情怎么好像你非常享受。”

    任侠当然非常享受,一不小心流露出来,听到这话急忙板起脸来:“能给你做足疗让我感觉非常荣幸。”

    “是吗。”方醉筠撇了撇嘴:“这倒是真的,如果我愿意,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愿意跪下来给我。”

    任侠不由得把方醉筠的脚踝握得更紧:“还是说正事儿吧……张志刚自称掌握了证据,是我谋杀了刘政敏。如果我不花这一千万,他就会把证据提交给警方。”

    “他真的有证据吗?”方醉筠笑着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那天在刘政敏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对你有足够的信心,警方都没有调查出来结果,张志刚更不可能。这话只是在诈你,让你老老实实掏钱,其实这倒也可以理解,毕竟你踹了人家的生意,人家当然要找到你 门上来。”

    “我踹了什么生意?”

    “张志刚这个人本来也是学艺术的,好像本专业是学西方油画,画了几年之后也没出什么成绩。毕竟这一行业竞争太激烈,各大院校美术专业每年毕业那么多学生,想要成为著名画家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偏偏张志刚的水平又很一般……”顿了一下,方醉筠又道:“后来,张志刚认识了几个社会大哥,好像是突然之间开悟了,不再自己画画,而是卖别人的画,开了这么一家艺术品拍卖行。表面上是拍卖艺术品,实际上暗中给别人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