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红粉图鉴 > 第44章 用老百姓的钱泡自己的妞

第44章 用老百姓的钱泡自己的妞

    沈诗月仍然抓着任侠的胳膊,有些尴尬的道:“恐怕不行。”

    “昨天股价出现奇怪暴跌,是有人在出货……”任侠有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该不会就是你吧?”

    沈诗月沉重的点了点头:“就是我。”

    “你为什么要出卖股份?”任侠很不理解:“你不想要这家公司了吗?”

    “这家公司是我父亲留下来的心血,你认为我怎么可能不要?”摇了摇头,沈诗月更加尴尬的说了一句:“我为什么要出售股份,你应该能猜到原因。”

    任侠微微点了一下头:“你的财务确实出问题了。”

    “这家公司原来是国企,父亲接过来之后苦心经营,后来也算是有声有色。前些年互联网大潮,父亲想要转型,于是投资相关领域,结果赔的血本无归还欠下巨额债务,直到逝世也没有清偿……”摇了摇头,沈诗月又道:“我本来指望公司盈利,把这笔债户偿还,可这两年地产行业也不是特别景气,刚好最大一笔债务到期,我实在没钱偿还,债权方又不同意延期,就只有出售股份了。”

    任侠长呼了一口气:“难怪股价会跌下来。”

    “我向两家机构转让了百分之五,另外百分之五在市场上抛出去了,结果把股价砸了下来。我知道这样挺亏,应该先把股价炒起来,然后一点点出货,但我真的着急用钱。”沈诗月说到这里,甚为罕见的苦笑了:“你也看出来了,我的车越来越差,就是卖了还钱。”

    沈诗月话音刚落,接到了一个电话,于是松开任侠的胳膊,去一旁接听起来。

    过了一会儿,沈诗月挂断电话,回到任侠这边,表情有些捉摸不定:“刚得到消息,有一家机构对我们举牌了,叫做赫克投资,已经持有百分之五的股份。”

    虽然赫克投资正是任侠所有,但这个时候不能说出来:“是吗。”

    “无法查明这家公司实际所有人是谁,只是知道注册地是开曼群岛……”沈诗月非常困惑的摇了摇头:“真是奇怪了,一家开曼群岛的公司对我们举牌,到底是跟刘政敏有没有关系,或者还有其他人想要收购我们?”

    “观察看看再说吧。”任侠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你昨天抛售股份倒也不错,正好把股价打压下去,这样一来,刘政敏的那些虚假账户就很难出货,负责的公募基金没办法高价接盘了。”

    沈诗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打乱了刘政敏的计划。”顿了一下,沈诗月又道:“问题是我现在持股只剩百分之二十,跟刘政敏持股数量完全一样,只要股价再涨起来,刘政敏把所有虚假账户的股票集中起来,只要再多买入一个百分点,理论上就可以开会罢免我。”

    “如果让你回购股份你又没有钱。”

    沈诗月尴尬的无地自容:“这还用说吗……”

    “你现在首先需要做的,是马上修改制度漏洞。”

    “什么漏洞?”

    “公司自持股份,就是用来奖励高管的,必须取消股东会议投票权。”任侠一字一顿的说道:“这个漏洞非常非常危险,如果高管当中有人倒戈,刘政敏就会完全控制公司。”

    “你要是不说,我还真没想到。”

    “据我所知,任何涉及股东权益的决定,都必须由股东会议讨论通过。加入这条规则,同样需要股东会议表决……”任侠一边思索,一边缓缓说道:“现在刘政敏还没有把股权集中一起,不可能利用虚假账户去投票,至于其他散户股东没有理由反对,所以你做这件事还来得及。”

    “刘政敏那边呢?”

    “我说过帮你保住公司,我就一定做到。”

    沈诗月不知道为什么对任侠充满信心:“你为什么对企业管理方面的事情这么清楚?”

    “这个你不要管。”任侠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做好我的事,你做好你的事。这个刘政敏,用老百姓的钱泡自己的妞,世上没有比这更无耻的事儿。”

    “股民们的钱都是被这种人给败光了。”沈诗月有点焦虑的提出:“我担心赫克投资出来阻挠。”

    “他们不会的。”任侠摇了摇头:“我有这种预感。”

    “好。”沈诗月立即道:“我现在就着手。”

    任侠离开沈诗月办公室,回到自己办公室,用手机播出了一个国际电话,是一长串非常复杂的号码。

    对方过了好一会儿才把电话接起来,是一个略有点浑厚的男中音:“阿巴卡巴。”

    不要以为对方吐字不清,这是一句马来语,意思是“你好”。

    “当班加拉亚全部凋零的时候,我们或许会重逢。”

    方马上换做中文普通话,非常惊讶的问:“你……是血龙?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我不是血龙,我是另外一个人,但我知道你欠血龙一条命,这个人情你必须要还。”任侠意味深长的道:“我代表血龙,收下你这个人情,你愿意吗?”

    对方的普通话还算标准,只是带着很重的口音:“你到底是谁?”

    “我叫任侠。”

    “我听说血龙被人毒死了,凶手不知道是谁……”对方狐疑的问:“真的是你吗,血龙,难道你活下来了?”

    “我已经告诉你名字了,我刚才跟你说的这句话,证明我知道你和血龙之间全部事情。”

    对方语气有点怆然:“你能够知道这句话,就算不是血龙,也必定是对血龙非常重要的人,因为这句话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

    “我现在要你做一件事,只要你答应了,你跟血龙就两清了。”

    “什么事?为血龙复仇吗?”对方很认真的道:“我当然是愿意的,但凶手非常神秘,我先前调查过,根本查不出是什么人。”

    “不,是另外一件事,不过跟帮着血龙报仇也差不多了。”

    “什么事?”

    “派几个特种兵过来帮我杀人。”任侠直截了当告诉对方:“最好通过偷渡方式入境,自行配备武器和其他装备,然后用偷渡方式离开,不留出入境记录,也不留其他痕迹。身上不能携带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证件,如果其中有人不幸被杀的话,让人无从调查来自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