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红粉图鉴 > 第42章 我说过别在我面前玩枪

第42章 我说过别在我面前玩枪

    刘政敏微微一怔:“你杀过人?”

    任侠把雪茄叼在嘴上,突然抬掌劈在了刘政敏的手腕上,刘政敏感到一阵酸痛,下意识一撒手,把枪掉落下来。

    任侠另一只手探过去,稳稳把枪接在手里:“我说过别在我面前玩枪。”

    刘政敏愣怔半天才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的手枪被人抢走了,非常尴尬的说了一句:“还给我!”

    “已经到我手里的东西,还会还给你吗?”任侠非常熟练的退出,又把子弹退了出来,检查了一下其他机械部件,确认基本没什么问题:“正好我需要一把手枪,你这就给我送来了,我得谢谢你。”

    刘政敏见手枪里的子弹全退了出来,觉得任侠不可能用枪伤到自己,顿时胆子大了一起来,抄起切雪茄用的小刀向任侠胸口刺去:“我去你妈的!”

    任侠迅速拿起枪来,把枪柄砸在了刘政敏的额头上,顿时刘政敏的额头就肿了,下意识伸手捂住额头,没有再刺向任侠。

    任侠把手枪横挥起来,又砸在刘政敏的太阳穴上:“我最讨厌别人问候我吗!”

    刘政敏一声惨叫,然后恨恨不已的说了一句:“你敢打我!你死定了!”

    任侠放下手枪,就像刚才夺枪一样,把刘政敏手中的小刀抢了过来:“你肯定会死在我前面!”

    刚才下车去找任侠那个西装男,在任侠上车之后就把车门关上,站在车门旁边。他听到车里传来惨叫声,急忙拉开车门冲上车来:“出什么事了?”

    任侠一扬手,射出了那把小刀,整好刺在这个西装男咽喉旁边,鲜血顿时像拧开的水龙头一样涌了出来。

    这个西装男捂着喉咙,嘴里发出一连串“咕噜”声,缓缓瘫坐在了地上。

    “你死不了。”任侠淡然告诉这个西装男:“我很有分寸,今天心情好,不想开杀戒。只要你及时去医院,至多也就是流点血,不会危及生命。”

    刘政敏这会儿很想哭,自己所有武器全家都被抢走了,连手下都被刺伤了。

    “我警告你……”任侠拿起雪茄抽了一口,然后指了指刘政敏的鼻子:“不要打振宇地产的主意,否则我就送你升职!”

    刘政敏不明白:“升什么职?”

    “让你去阴间当基金经理,冥币的面值都非常大,最小的也是几千亿,相当于你升职了!”任侠看了一眼酒柜,在里面发现了一瓶豪帅金快活,于是把手枪塞进腰里,打开酒柜把这瓶酒拿了出来:“这种酒号称世界第一龙舌兰酒,我很喜欢,谢谢了。”

    “我没说送你。”

    任侠感觉刘政敏这人很好笑:“我想拿走什么东西要需要问你的意见吗?”

    “听着,任侠,在纳闷有什么话都好说,你先把枪还给我……”刘政敏一伸手:“你应该知道,枪支在咱们国家严格管控,要是出了事情的话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也知道枪支严格管控,还敢拿出来嘚瑟?”任侠笑着摇了摇头:“我还以为是呢,没想到是真枪!”

    刘政敏知道自己是要不回来手枪了,恨恨不已的说了一句:“你只是一个小小的总经理,我们的游戏你玩去不起,我能让你灰飞烟灭……”

    任侠挥起酒瓶砸在刘政敏的头顶上,力度刚刚好,酒瓶没破裂:“更高级别的游戏,老子都见过!”

    这一下打得非常重,刘政敏惨叫着倒在了座椅上,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威胁一下任侠,却又发现任侠什么都不怕,说出来也没用。

    任侠懒得再说什么,拎着豪帅金快活下了车,随后冲着刘政敏摆了摆手:“谢谢你的款待。”

    这辆加长型悍马有专职司机,不过一直坐在驾驶位里,没到后面。也就是任侠下车之后,车子立即发动起来快速离开,估计是送受伤的那人去就医。

    任侠回到家里, 把酒打开,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一饮而尽:“终于找回到一点当年的感觉……”

    长呼了一口气,任侠拎着酒瓶,坐到电脑前面,开始研究今天的行情。

    按说今天的行情应该跟昨天一样,刘政敏的技术水平还是非常高超的,通过制造各种虚假技术指标,掩盖收购痕迹。

    然而,让任侠没想到的是,今天股指竟然大幅下挫,几近跌停,自己编写的那套程序借机大量吸筹,现在已经持有振宇地产百分之五的股权。

    正常来说,持有一家公司的部分,百分之五是一个临界点,达到百分之五就需要举牌,也就是公示自己持有这家公司多少股份,达到百分之十还需要再次举牌,以此类推。

    本来程序可以继续收购,正是因为涉及到举牌问题,所以暂停了下来。

    赫克投资,作为一家注册于开曼群岛的公司,投资华夏市场并且收购企业,按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因为国内资本市场没有完全放开。但有地下钱庄的助力,这一切就一帆风顺了,这帮人简直就是手眼通天,不只是社会资源非常广泛,跟管理部门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可以说,在资本市场上,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正常来说需要经年累月才能审批下来的手续,他们短短几天就可以搞定。

    当然,这种极高的办事效率,都是拿钱换来的,任侠为此花了不少钱。包括举牌之类的工作,都由他们代为操作完成,不需要任侠操心。

    现在的问题是,这次暴跌完全是预料之外的,任侠仔细调查了一下,发现竟然是有人在大量出售股票。

    也就是说,一方面是任侠和刘政敏都在暗中收购振宇地产,另一方面有人把手头振宇地产的股票大量卖出。正是因为市场上一下子出现大量股票,卖出的远远多于买入的,这才造成暴跌。

    “什么情况?”任侠微微皱起眉头:“这家公司背后的事儿还真挺复杂。”

    第二天早晨,任侠刚一上班,就直接去了沈诗月的办公室。

    沈诗月问了一句:“有什么事?”

    “你认识刘政敏这个人吗?”

    “认识。”沈诗月有点奇怪:“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人?你也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