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红粉图鉴 > 第1223章 真以为我任侠很蠢?

第1223章 真以为我任侠很蠢?

    任侠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一切都非常明白了。

    当任侠来的时候,中年壮汉的人搜寻是否有人跟任侠一起,这种搜寻是由内而外的,他们却没想到任侠的人事实上就在他们身后。

    其实任侠的手下早就来了,这是因为任侠猜到他们会怎么做,于是成功利用了他们的心理。

    刚才他们占有绝对优势,现在形势一百八十度转弯,他们已经完全落在下风,妄动一下,那些特种兵就会开枪。

    “真以为我任侠很蠢?”任侠淡淡然一笑:“我今天还真是单刀赴会,但不等于我不会做两手准备,你们觉得我得有多蠢,才一个人来自投罗网?”

    中年壮汉彻底无语了,无助的看向祠堂里的老者。

    刚才中年壮汉包围任侠的时候,家主一句话不说,这个时候,家主说话了:“任侠,你到底是来谈判,还是来开战?”

    “我当然我是来谈判。”任侠冷笑着说道:“但听你们刚才的意思,是要直接把我扣下当人质,这可不是谈判的意思。”

    家主叹了一口气:“有人做事鲁莽,我向你道歉了,我可以向你保证,没有人能扣你当人质!”

    “当然没人能扣我当人质!”任侠断然说道:“如果你们敢动我一下,今天这里就会尸横遍地!”

    家主咳嗽两声:“如果你真杀了这么多人,以为自己能全身而退?”

    “当然能了。”任侠耸耸肩膀:“当然,死了这么多人,官方肯定要介入调查,把我列为通缉犯也有可能,不过对你们来说根本不重要,因为你们已经死了,无论我未来付出任何代价,你们都看不到不是吗。”

    家主听到这话很是尴尬,看了看周围几个老人。

    这几个老人也没什么主意,一个个全把脑袋低下去,完全不像刚才那么激愤。

    家主长叹了一口气:“好吧,我相信你有这胆子……”

    “你相信及就好。”任侠讥讽的一笑:“我说这些是为了让你明白,你们没有能力把我怎么样,但我可以吧你们怎么样,所以我现在是占据绝对优势,明白了吗?”

    家主无奈的点了点头:“明白了。”

    “那么你们还想继续谈判吗?”

    “当然。”家主急忙道:“请你来,就是为了谈判,真的没别的意思。”

    “执行我刚才的三个条件。”任侠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我保证槟城那些人可以平安回家,不要试图跟我讨价还价,我今天到这来只是把我的条件告诉你们,根本没打算跟你们商量。”

    一个老者沉声说道:“你都已经准备好这些条件,难道这算是谈判的态度?”

    “在刚才的事儿之前,或许有商量的余地,现在完全没有了。”任侠冷冷一笑:“你们占据优势的时候,试图把我扣下来当人质,我现在占据优势,为什么要惯着你们?”

    家主提出:“我们一条一条的说……薛家豪是我们宗族的人,现在背叛宗族,就应家法处置。”

    “他现在已经不是你们宗族的人了。”任侠缓缓摇了摇头:“薛家豪已经准备自己开山堂了。”

    “什么?”家主大吃一惊::“难道……他要自立宗族?”

    “你们这个宗族,也不是从来就有的,当年既然有人可以立这个宗族,薛家豪自然也可以立自己的宗族。”顿了一下,任侠补充道:“既然薛家豪已经不是你们宗族的人,那么你们之间的恩怨就不是内部矛盾,自然不能按照家法解决。”

    家主又是长叹了一口气:“不管他还是不是宗族的人,我都希望你能把他交出来。”

    “不可能。”任侠断然拒绝:“他跟我混,我就必须保他安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不把薛家豪抓住,我没办法向宗族交代。”

    “不把槟城那些人救出来,你更没法交代。”任侠说到这里,缓和了语气:“你可以换位思考一下,薛家豪现在如惊弓之鸟,知道你们要弄死他,对谁都不信任。我就算答应把他交给你们,只怕也很难抓住他,虽然他现在跟我混,但我也没有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他现在随便去哪干什么都行。”

    “你是要死保薛家豪了?”

    任侠没有正面回答:“我是不会把薛家豪交给你们,如果你们宗族有本事,就自己把他抓来。”

    “好,这个条件先按下不说,你的第二个条件是双方休战,这个我也同意,请你来就是为此。至于第三个条件吗……”家主缓缓摇了摇头:“让我们集体退出衡山资本,这个就有点太过了。”

    “过吗?”任侠笑呵呵的告诉家主:“二十一条人命在我手里,我现在完全可以狮子大开口,管你们要上几亿甚至几十亿。就算家主你不答应,这些人的家属为了让人平安回来,肯定也会同意。他们个个都是槟城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么多人凑上几十亿,应该不难。但我没管你们要一分钱,只是让你们退股,而且也不是无偿的退,你们股份值多少钱就给你们多少钱,这已经非常公正了。”

    “虽然你确实没直接要钱,但让我们退股,未来我们的利润损失,可比你直接能要走的钱更多。”

    “你想得美。”任侠冷笑着摇了摇头:“我不怕老实告诉你们,这家企业已经不比从前,在薛伟刚死后已然元气大伤,如果我愿意可以把这家企业搞到破产,到时你们不但赚不到钱还要折进本金。”

    薛家家主略有些激动:“你……你竟然要搞垮衡山资本?”

    “你以为我没这个能力?还是以为我不敢?”任侠又摇了摇头:“我明白告诉你吧,薛伟刚先前利用这家企业找我的麻烦,这让我非常讨厌衡山这两个字。我现在就是要彻底控制这家企业,如果不能让我彻底控制,我干脆搞垮好了。”

    家主试探着问了一句:“薛氏宗族退股,但薛家豪不会退股,对吧?”

    任侠重申:“薛家豪已经不是宗族成员,自然不会跟你们一致行动。”

    “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薛家家主怆然笑了起来:“所有这一切搞到最后,成为最大赢家的,竟然是薛家豪这个忤逆子!”

    “我倒是觉得薛家豪的所作所为可圈可点。”任侠直言不讳的 提出:“其实薛家豪本可以什么都不做,继续安心从衡山资本赚钱,在宗族当自己的大佬。但他为了给自己兄弟伸张正义,才干掉了薛伟刚,你们薛氏宗族想要彻底控制衡山资本,他却觉得这样对不起一起出来混的兄弟,这种做法应该算是大义灭亲了!”

    薛家家主深深的说了一句:“原来你是这么想。”

    “出来混,宗族的亲情当然重要,但也不能不要义气。”任侠拖着长音说了一句:“你们薛氏宗族就是太不讲义气了!”

    一个老者拍了一下桌子,斥责道:“你凭什么指责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