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疯狂农民工 > 第2254章 牡丹花下死
    王有财发了话,刘英便小跑着进了厨房。夏建清楚,上次他从市内回来时,塞了一冰箱吃的东西。现在就他和刘英两个人,一天根本吃了多少东西。刘英不给冯燕做饭,无非就是想逼着她走,不让她住在这儿。

    刘英一走,王有财便不老实了,他伸手过去,轻轻的搂住了冯燕的。冯燕一惊,一把打开了王有财的手说:“老实一点,咱们之间还是保持一点距离好”

    王有财呵呵一笑说:“好!冯经理。我听你的,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不老实也不行”王有财忽然间变得这么乖,原因就是因为他现在正在服药,老中医的话,他不能不听。

    冯燕也没有想到,王有财这回如此的听话,这让她有点没有想到。这要是放在以往,王有财不达目的,绝对是不会罢手的。

    两人经过刚才的这事,明显说起话来有点拘束了不少,好在刘英的晚饭很快就做好了。她炒了三个热菜,另外还有一盘子花生米。主食是米饭,因为这么晚了,蒸馒头肯定是来不及了。

    王有财人床下的箱子拿出了一瓶白酒,对正要退出去的刘英说:“你也坐下来,咱们三个人一起吃。随便喝上两杯吧!”

    刘英还是第一次享受这样的待遇,她不由得粉脸一红说:“好!我这就来”刘英跑回自己的房间,搬了把小凳子。

    三个人围着茶几一坐,刘英便开始给他们三个人倒酒。冯燕看了一眼王有财说:“我就不喝了吧?”她这口气是在征询王有财的意见,并没有拒绝的意思。

    “少喝点,山里冷。喝点酒晚上睡觉会暖和一点”王有财冲冯燕微微一笑说道。

    话虽然是这样说,便刘英倒酒时,三个杯子全倒满了。一瓶一斤的白酒,分在这大玻璃杯中,刚好是三杯,你想多喝一点也没有。

    王有财对刘英这样的做法暗暗称赞,他不等冯燕说话,便提起酒杯说道:“欢迎冯总来监督我的工作,有什么不到之处敬请谅解。一会刘英把胡总的房间收拾一下,让冯总今晚住进去”

    刘英一听大喜,忙笑着说道:“好的王总!吃完饭就去收拾”

    刘英以为,冯燕今晚肯定会和王有财滚在一起,没想到这回王有财让她单独睡。难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出现了问题?女人多疑。忽然刘英想了起来,王有财这段时间好像哪地方不行。

    一想到这里,刘英差点没有忍住笑出了声。冯燕不经意间白了刘英一眼,举起酒杯和王有财轻轻的碰了一下,举起来便喝了一大口。

    王有财见状,和刘英忙陪着喝了一口。酒这是好玩意儿,喝了大半杯下去时,大家便扯开了聊。

    王有财和刘英坐在沙发上,而且两人离得很近。于是王有财在不经意间,老是偷偷的占冯燕的便宜。当着刘英的面,冯燕不好发作,只能默默的忍受。

    王有财则是肆无忌惮,他的一只手,从冯屁的腰上,再到她圆圆的屁股上,还有她穿着肉色丝袜的大长腿上,王有财是能摸便摸。

    一瓶酒三个人喝,很快就喝完了。刘英好像没有喝好,但王有财今晚非常的理智,并没有拿第二瓶上桌。

    酒喝完了三个人便吃菜。这刘英的手艺比不上酒店的哪些大厨,但她的手艺还行。所以烧上桌的几个菜,全被吃了个精光。

    一吃完饭,不等夏建说话,冯燕已抢着对刘英说:“英姐!麻烦你带我去胡总的房间,我有点累了“

    王有财给刘英使了个眼色,刘英便笑着说:“好!那我跟我来”刘英说着,起身便朝门外就走。冯燕白了一眼王有财,快步跟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时间,刘英回来了。她压低了声音说:“胡总的房间没有烧火炉,冰冷冰冷的,冯经理根本就住不了”

    “这不是我们所管的事,你赶快忙你的事,明天咱们说不定会很忙。住胡部的房间,一是胡总的安排,二是她自己想去住。不过我得提醒你,如果她要和你住,你千万不能答应她”王有财颇有心计。他得小小的报复她一下。

    刘英瞪了王有财一眼说:“就你贼精,还不是想把她逼到你的床上来”

    王有财没有想到,他的心思竟然被刘英给猜到了。他不得眼睛一瞪吼道:“滚蛋!回你的房间去吧!我要睡觉了”

    刘英冷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而是快走了。王有财上了趟洗手间,回来时他看到,冯燕还真去了刘英的房间。

    这些天在市内东忙西忙的,他还真有点累了。平时他睡觉都要让电视陪着他入睡,这回他没有这样做,而是关掉了房间里的所有灯,他要强迫自己入睡。不过人累了,根本不强迫,不一会儿时间,王有财便进入了梦乡。

    王有财的房间烧着炉火,床上又有电热毯。所以虽说是寒冬腊月,但他的房间里并不感到寒冷。

    迷迷糊糊中,睡梦中的王有财感到身子上一凉,紧接着便是一团软乎乎,且非常冰冷的东西紧贴在了他的身上。

    王有财惊了醒来,他立马明白这是有人上了他的床,应该又是这个刘英。别看这女人大白天一本正经,可到了晚上,尤其是在床上,她也不是一个安分的人。

    女人的身体冰冷,死命的往王有财身上贴。王有财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因为这人的身上,有一股好闻的香水味。王有财是知道的,每天钻石厨房里的刘英,应该是从来都不用这玩意儿,难这人是冯燕?

    王有财一想到冯燕,小心脏便狂跳了起来。不过他装的很像,故意骂了一句:“真他妈的是个,老子睡的正香,把我惊动起来干吗?”

    “好你个王有财,你住这么暖和的房间,让我去睡冰窖一样的房间,你忍心吗你?”冯燕一怒之下,终于发声了。

    王有财故意:“啊!”了一声接着说:“是你啊!不是去让你去,而是你自己说要过去住,我怎么好意思不让你过去住呢?”

    “滚!”冯燕轻骂一声,手脚便朝王有财的身上招呼了过来。

    这个时候的王有财已等不及了,他什么也不顾了,什么也不想了。身边睡着这么一个尤物,什么老中医的叮嘱,他统统全部都忘记了。他脑子里剩下的就一句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冯燕有点生气的故意不让王有财得逞,不过很快她便放弃了抵抗。大木床不堪重负的发出了咯吱吱的尖叫声。

    不过王有财从心底里感谢吕大夫,他能重振雄风,还是他的药管用。这一夜,两人几乎都没怎么睡觉,一直折腾到快天亮时,他们才在疲惫中睡着了。

    用干柴遇烈火,或者久旱逢大雨来形容这两人,应该都不为过。

    睡到快中午时,睡梦中的王有财忽然听到了汽车的喇叭声。他猛的翻身而起,他住的这鬼地方,这个时候谁能开车找他?啊!王有财猛的想了起来。冯燕昨天不是给他说过,胡慧茹到了平都市吗?

    完了,应该是她忽然来查岗。王有财猛的推醒了睡在他身边的冯燕说:“快起床!胡慧茹来了”

    冯燕一听胡慧茹来了,也是轱辘爬了起来。她动作迅速的穿好了内衣,外套来及穿便抱着朝门外跑。

    “快回到胡总的房间里去”王有财一边说着,一边跳下了床。男人的衣服相对要简单一点。王有财两下便穿好了。

    他跑到院子里时,刘英一脸怒气的正准备要去开门。王有财冲她使了个脸色,这女人便跑过去打开了大铁门。

    一辆黑色的宝马车快速的冲了进来。车子一停稳,胡慧茹穿着一身貂皮大衣从车上走了下来。

    王有财一看,便迎了上去。他大笑道:“胡总来了!”王有财说这话时,忙给刘英使了个眼色。刘英会意,立马进了王有财的办公室。

    要知道,他们昨天晚上在床上折腾了一个晚上,这会儿床上肯定是乱七八糟的,有点不可直视。这要是胡慧茹看到了,她肯定会想到什么。

    王有财不笨,胡慧茹搞这样的忽然袭击,肯定就是想检验一下他和冯燕的关系,否则她就不会这么搞了。只是胡慧茹有点一弄错了,她应该早一点,而且不用开车过来。那他可就死定了。

    “哎!冯燕人呢?”胡慧茹眉头一挑,有点不悦的问道。

    王有财冷冷一笑说:“她就是个神精病,一大早吵着要去地里看看,结果看完回来后,她竟然接着去睡觉了”

    王有财说着,故意一伸手,意思是想把胡慧茹引到她自己的房间里去。就在王有财和胡慧茹说话时。已经收拾好了的冯燕正把耳机贴在门板上偷听外面的说话。

    胡慧茹两步走到了自己住的卧室前,忽然停止脚步对王有财说:“敲门让她出来”

    王有财一听,赶紧上前两步,举起手便开始敲门。敲了好一会儿,房门才打了开来。冯燕揉着脸,嘴里没好气的骂道:“敲丧啊!睡会儿安稳觉也不行啊!”冯燕还真是个戏精,演的非常逼真。

    胡慧茹一看,冷声喝道:“冯燕!这都几点了,你还在睡觉?难道我让你来这儿就是为了睡觉的吗?”

    “哦!胡总!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冯燕大叫着便迎了上去。

    胡慧茹长出了一口气说:“好了!快去收拾一下,看看你什么样子”

    冯燕有点尴尬的又跑回了房间。一旁的王有财这才把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