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某美漫的特工 > 第765章:开始洗脑吧(万更求全订)

第765章:开始洗脑吧(万更求全订)

    威廉王子县。

    嗡!

    “基督耶稣……”

    刚刚从国会回到家的亚撒议员正准备开瓶小酒小酌一下的时候,一幽蓝色夹着五芒星的传送门瞬间在他面前展开。

    亚撒一个不慎。

    手上的酒杯直接落地发出清脆的碰撞声之后四分五裂。

    马克托着昏迷中的亚当从传送门中走出来之后瞥了一眼脸上满是怖震之色的亚撒淡淡的一笑道:“华府这边的报纸还评选你是最胸怀城府的议员呢,眼下看来,你到底给了多少钱那位撰写报纸的媒体人?”

    亚撒直接愣住了。

    好半天。

    等到马克将昏睡的亚当安置在沙发上面之后,国会议员亚撒这才回神看着转身的马克问道:“你是变种人?”

    “不是,我有当时入联邦调查局的身体检测报告,需要看一下吗?”

    “……那你是什么?”

    马克直接脸黑道:“别以为你是我好朋友的丈夫,我就不敢剁了你下酒。”

    马克的朋友是特恩布尔。

    面前这亚撒?

    只能算是赠送的。

    不过亚撒和特恩布尔的恋情也是具有传奇性的。

    两人三离三和。

    不多时。

    接到马克电话就急忙忙从匡提科赶回来的特恩布尔到了。

    当布尔打开家门看到睡在沙发上面如同一个婴儿一样甘甜的亚当顿时捂着自己的嘴巴直呼上帝那个老家伙的名字。

    亚撒也跟了过去搂住了特恩布尔的肩膀。

    至于马克?

    马克正在他们家的吧台那边品着据说是一名高科技公司说客送给亚撒的美酒。

    酒入口压根没有一线喉的感觉。

    甚至。

    这号称国会议员最爱的威士忌甚至还比不上马克常备的打折之后九十九美刀的波本呢。

    待得那边特恩布尔惊呼完毕之后便是朝着马克走来,狠狠的给了一个拥抱。

    马克笑纳之。

    “谢谢你,马克。”布尔松开之后很是感激的朝着马克说道:“没有你的话,我该怎么办?”

    马克耸肩瞥了一眼脸色有些不自然的亚撒淡淡的说道:“也许亚当还会回来只不过可能会截肢?”

    布尔破涕成笑。

    马克哈哈一笑。

    亚撒脸色漆黑。

    半个小时后。

    马克出了门和站在门口的亚撒还有布尔挥了挥手便是自顾自的沿着街道往外面走去。

    此件事了。

    在解决完这段插曲之后,马克在转过弯便是开启的传送门回转到了联邦大厦。

    出现在自己办公室里面的马克瞥了一眼自己柔顺完全可以当床垫波斯地毯上面的污渍眉挑了挑。

    马克直接推开自己的办公室门。

    金发秘书正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刷着某社交网页,在听到动静之后,金发秘书转过身来。

    “贝芙,让清洁工打扫一下。”

    “……是。”

    说完。

    马克便在金发秘书有些古怪的目光下朝着不远处的电梯走去。

    金发秘书看着马克走进电梯的背影小心的嘀咕着。

    要是她记忆没有出错的话,她明明记得五分钟之前进去办公室的时候里面是没有人的。

    莫非……

    贝蒂想到了一个可能。

    据说维吉尼亚州那边的办公室被一名女记者报道出来,那里的局长办公室里面有一个通往传说中卧室的暗门。

    金发秘书一边想着一边直溜溜的注视着紧闭着的局长办公室房门陷入了八卦风云中。

    联邦大厦。

    客房。

    也就是传说当中的羁押关押室。

    不过客房这里和其他的关押室不一样,这里虽然也有摄像头但都是即时性的……

    客房这里的客人多为恐怖分子。

    在马克的联邦调查局里面,恐怖分子是没有任何权利的,尤其是从本土之外进来的恐怖分子更加如此。

    叮!

    电梯打开。

    “局长。”正在客房这边看守的探员在看到马克从里面走出来之后顿时起身立正道。

    马克点了点头道:“打开。”

    探员立马按下了办公桌下面的控制按钮。

    嘟!

    好像一堵墙壁模样的大门瞬间朝着逃生楼梯的那一侧收缩起来露出了长长的走廊。

    一条走廊直通到底,走廊的两侧则是偏差不超过五厘米传说当中的客房了。

    三十六号客房。

    马克站在单向的玻璃面前注视着里面正在狭小空间行走的伊凡·万科思考着一件事情。

    话说。

    这家伙抓了有什么用?

    奇怪了。

    当时抓人的时候想着是什么的?

    马克的眉毛微微皱起一时半会愣是没有想到抓这家伙的原因是干什么的?

    不到一会。

    马克悟了。

    想罢。

    马克直接推开只能从外面打开的客房门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正在里面如同夜猫一样炸毛的伊凡·万科在看到马克进来之后愤怒的便是扑了上去:“你把我父亲带到哪里去了。”

    伊凡·万科宛如恶狗扑食。

    但。

    嘭的一声!

    伊凡·万科直接挂在了墙壁上面动弹不得。

    正在门口的探员听到这一声动静之后,直接默不作声的带上了可以阻绝任何一切声音的耳机同时默默的关掉了正在运行状态之中的监视摄像头……

    伊凡·万科挂壁。

    马克轻轻一笑直接右手指微微一动。

    每个客房之中必备的塑料座椅自动的挪移到了马克的屁股下方。

    马克坐下来之后掏出一根烤烟给自己点上。

    墙壁上的伊凡·万科眼睛都充血发红了。

    下一秒。

    嘭!

    伊凡·万科从地上爬起来忌惮而仇恨的目光落在西装革履的马克身上。

    马克轻轻一笑说道:“你父亲正在新阿姆斯特丹医院治病。”

    伊凡·万科微微一愣。

    马克直接嗤鼻笑道:“怎么?不信?”

    伊凡·万科没有说话但脸上的表情完全证明了自己的观点。

    马克指了指只有一米规格的小床淡淡的说道:“坐。”

    伊凡·万科继续沉默。

    马克也没有强求只是淡淡的说道:“我喜欢识时务的人,但你明显不是,那就这样吧,等着被驱逐出境吧。”

    说完。

    马克正准备起身的时候,伊凡·万科直接哧溜一下就坐在了压根没有床垫的铁床上了。

    马克见状嘴角上弧。

    谁说这俄国杀马特只是一个莽汉的?

    一天学没上,就能凭借着伊戈尔·万科留下来的数据制造出方舟反应堆的家伙会是一名莽汉?

    会吗?

    马克内心笑了一声之后直接右手一挥递出香烟和打火机。

    伊凡看了一眼之后默默的给自己点上。

    马克开口,道:“你知道其实你和你父亲应该感谢我吧。”

    伊凡·万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