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逆天铁骑 > 第361章 雇佣军(下)
    韩国后世的电影电视上,把他们的造船技术和水师吹得神乎其神的,其实除了和明军一样的鸟铳、九头鸟大铳之外,高丽人在火炮方面的技术十分落后,玄字铳击中了两百步外的蜈蚣船,就像是挠痒痒一样,能量几乎耗尽的炮弹毫无效果。

    就算是蜈蚣船停在两百步外不动,当成靶子让三条龟船上那些小炮打上一整天,估计都无法击沉。

    玄字铳不要说同郑家军的六磅炮相比,就算是同三磅炮比,都比不上。六磅炮射程可达二里,有效射程至少也有五百步;三磅炮最大射程六百步,有效射程三百步,玄字铳只能把一斤多重的炮弹打出两百步,从数据上看就知道,高丽水师的火器有多落后了。高丽水师比较先进的火器就是和明军一样的鸟铳、九头鸟之类的,但那些火器对付战船效果极差。

    十二条比龟船小得多的蜈蚣船像是狼群撕咬龟船一样,不断的把炮弹送到龟船上,打得三条龟船伤痕累累,船内尸体横陈血流成河,龟船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每一条长十多丈的龟船上,拥挤了一百二十多名高丽水兵,每一发炮弹从尾部钻入,贯穿了全船,都能带走一大片高丽人的生命。蜈蚣船的六磅炮几轮炮击之后,龟船内死伤惨重,根本无力反击了。

    随后郑家军的大福船靠近上去,以红夷大炮对准龟船水线部分猛烈炮击,几轮炮弹呼啸着砸了过去,三艘龟船水线部位出现了几个破洞。炮弹不断砸上去,更多的破洞出现,第一艘龟船开始下沉。接着第二艘、第三艘龟船也开始下沉。一刻钟之后,三艘龟船只剩下露出海面的桅杆,船身已经全部没在水中了。

    落水的高丽水师官兵在冰冷刺骨的海水中浮浮沉沉,努力挣扎。但没有得到郑芝龙命令的郑家军水师根本没派小船去捞人,反正高丽人不值钱,朝鲜也太穷了,救上来也拿不到几分银子的赎金,李国栋又不需要这些高丽人,所以干脆不管了,任凭他们在冰冷刺骨的海水中挣扎,直到最后活活冻死。

    高丽水师除了被他们视为宝贝的龟船之外,其余的战船都是仿制大明北方水师的沙船之类的战船,船上安装了仿制的佛郎机炮,主要还是依靠近距离上,以鸟铳和弓箭作战,之后跳帮夺船,远落后于郑家军水师。

    三艘龟船被击沉之后,高丽人其余的战船根本不是对手,被打得损失惨重。残存的高丽水师无心恋战,从汉江口逃了回去。

    “没想到高丽棒子的水师那么不经打,梁露海战,他们怎么能把倭人打得那么惨?”李国栋觉得很不可思议。

    郑芝龙哈哈大笑:“高丽人能打得过倭人?别听他们瞎吹了!倭人的安宅船一点不比我们的一号大福船差,就连关船和板屋船,都不是高丽人能对付得了的。倭人只是火炮不如我大明,若是有强一点的火炮,大明水师都难以占到倭人水师便宜。高丽人?要不是我大明,他们早就被倭人灭了。”

    李国栋回想了一下前世里看过的一些资料,觉得郑芝龙说得很有道理,高丽水师是吹出来的。其实消灭倭人水师的是大明,高丽水师就是被倭人水师按在地上摩擦的份。至于为何后来梁露海战的史料会变成朝鲜水师是主力?是因为明朝灭亡,清朝修改的明史,自然是要贬低大明;而高丽棒子也刚好借着这个机会,把有利于大明的史料都改了,把功劳全部揽到自己身上。

    总之这个宇宙第一大国不要脸到极致,反正李国栋对高丽棒子毫无好感。

    “郑大哥,还得帮我一个忙。”李国栋突然想到一件事。

    “只要有银子,什么忙我都可以帮。”郑芝龙说话倒是直截了当。

    “当然了,你们现在是雇佣军,让你们办事当然会给银子的。其实这件事很简单,就是把高丽人的船场全毁了。”

    “好!没问题,毁掉一座船场给五千银子!”

    “太贵了吧?”

    “不贵了,这个价格很公道啊。”郑芝龙捻着胡子笑道。

    李国栋心里暗暗道:难怪崇祯时期,建奴得到朝鲜水师之后,崇祯皇帝都没有调强大的郑家军水师北上去灭了朝鲜水师和造船场,郑芝龙这种人根本不会去做对他来讲没有任何利益的事情,崇祯皇帝也根本出不起请郑家军水师北上的费用。若是强行下旨让郑芝龙北上,郑芝龙肯定会以军饷不到为借口拖拖拉拉,而且朝中言官的口水也会把崇祯皇帝淹死。

    “可以,我可以给银子,郑大哥你去把高丽棒子的船厂全部毁了。等到天黑,我带人上岸,去把高丽人的水师给烧了。我烧了高丽棒子的水师之后,我们明日一早出发,把从汉江到鸭绿江的高丽船厂全毁了。”李国栋道。

    “行,你把时间定好,你们上岸去烧高丽水师的船,我们会在海边接你们。趁着现在还未天黑,西北三十里外有一座船场,我们先过去把船场毁了。”郑芝龙哈哈大笑。

    郑芝龙所说的那座造船场,在汉江入海口西北三十里处,距离江华岛也很近。郑芝龙留下水师所有大船,由施福率领,在江华岛附近一带巡弋,用来防止清军偷渡江华岛,去俘虏朝鲜王妃王子和群臣家眷。全部的小船往那座造船场方向驶去。

    郑家军水师小船往高丽人的船场驶去,已经取得了制海权的郑家军水师,哪怕只有一条小舢板靠近岸边,也没有一条船会来阻拦。

    由蜈蚣船、三号福船、小舢板等小型船只组成的船队抵近了船场,李国栋发现,这座船场明显是被清军洗劫过,岸上空无一人,船场岸边停着十多条造了一半的船只,岸上还有堆积如山的木料、硬帆、缆绳、铁锚等造船材料,还有一些绞车、推车、锯床、刨床等造船工具和设备。

    郑家军水师小船靠上岸,大批水师官兵登上岸,把高丽人用来造船的木料全部搬走了,搬下来的木料被装上推车推进水中,之后把那些木料全部扎成木排,困在船后面,准备以船拖走。至于半成品的船,能下水的就给推下水带走,还无法下水的,被郑家军一把火点燃全部烧掉了,还有其他的造船材料和设备,能带走的全部被郑芝龙带走,无法带走的都烧掉。

    “建奴来了!”登陆的郑家军水兵正在忙碌的时候,突然有人汇报,说发现一支清军正在赶来。

    “来不及把东西都搬走了,全部浇上油,一把火给老子全烧了。”郑芝龙下了命令。

    一队大约三百人的清军骑兵向船场方向疾驰而来,发现船场内的动静,为首一员清将大喊道:“快去拦住明狗!别让他们搬走东西!”

    清军骑兵还未进入船场,却见郑家军撤离船场,登上小船撤退。最后撤退的几个人手里拿着火把,点燃了来不及带走的货物。

    “他们在烧船场!快冲过去灭火!”带队的甲喇额真焦急的大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