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逆天铁骑 > 第226章 铁模铸炮
    从月港回来,李国栋还带回了二十匹阿拉伯马,这种马虽然速度和冲刺是最强的,但是耐力不如蒙古马、河曲马和辽东乌珠穆沁马。按照李国栋的想法,今后还是要配备一批阿拉巴马,耐力差点无所谓,反正他的骑兵是一人双马到一人三马,行军机动的时候用蒙古马,作战的时候用阿拉巴马、河曲马之类的。

    乌珠穆沁马倒是最合适的战马,速度快,耐力又会,只可惜不容易弄到。李国栋杀了那么多女真人,也只抢到五十二匹乌珠穆沁马。上次袭击了科尔沁人的几个部落,居然没有一匹,要乌珠穆沁马只能去后金军手里抢。

    “李公子,老爷吩咐奴婢来叫您了。”早上,李国栋还在睡梦中,就被荷香叫醒。

    那两名侍寝的小丫鬟,一个名叫荷香,一个叫墨竹。这几日相处下来,李国栋都有点舍不得这两个小丫头了,南方的女孩子,皮肤特别细嫩,年龄又小,水灵得可以掐出水来。

    李国栋起身后,两名小丫鬟伺候他穿上衣服,又给他捶背,轻轻捏脖子,之后又打来洗漱用的水,递上毛巾和刷牙用品。

    走出屋子,李国栋骑着马赶去郑家铁匠铺。

    镗床和吊机所有的零配件都已经打造完毕,只等着安装了。

    李国栋到了铁匠铺之后,指导工匠们开始安装。但是在安装的过程中,还是出现了一些小问题有些零件的尺寸略大了点,还需要重新打磨。不过那很快,毕竟误差都不大,郑家的工匠手艺都十分精湛,比大明工部的匠户手艺要高上一大截。

    其实也不是大明工部匠户手艺不行,而是匠户制度限制了工匠水平的发挥,工部管辖的工匠地位极其低下。

    文官士大夫集团的弄权和儒家意识形态的僵化,都将匠户的地位打压到有史以来的最低水平。生活日益困苦的匠户,又因为明朝的祖制而不能脱离体制,只得在浑浑噩噩中丧失了起码的工匠精神。这些年来,辽东战事起,文官为了贪墨银子,总是下巨量的订单,工部督促匠户多产,结果就是质量和数量成反比。

    可是在郑芝龙这里就不一样了,郑芝龙有钱,为了能让工匠造出更好的武器,他舍得多花银子!

    李国栋之前同林水杰等一批工匠聊过,这里有些工匠还是大明工部逃出来的匠户,来到郑芝龙这里之后,生活水平是大幅度提高,和以前的生活比起来,简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所有准备工作都做完了,李国栋让工匠们起火炼铁。

    接下来,李国栋令人在铁模内壁均匀的涂抹上一层湿泥,再把铁模放入高炉边上的保温室内,保温室内的温度有一百多度,不一会儿功夫,涂抹在内壁的湿泥就烘干了。随后再把两片的铁模拉出来,把两片对上,以插销插入孔内,把两片模具固定好。最后是从模具上方插入炮芯,然后就等着铁水了,等到炼好之后,把铁水灌入。

    炮芯外面没有涂抹湿泥,但是这个炮芯是精心打造的,铸造好炮芯之后,再让铁匠们以锤子一锤锤的捶打,使得炮芯变成了接近钢的质量,最后再把炮芯磨得像镜子一样光滑。这样的话,铸造炮的时候,等到铁水冷却了,炮芯就不会被铁水粘住,因为钢的熔点高,铁的熔点低,炮芯光滑得和镜子一样,就能保证不会粘住铁水。

    过了三刻钟,炼好的铁水流出来,工匠们拉动吊车,吊起铁模,把铁模放在铁水出口处的下方,再拉开堵住铁水槽缺口的砖块,让铁水从模具的孔流入。

    最后是把灌入铁水的模具以吊车拉入保温室内,避免铁模散热过快而导致变成白口铁。这样送入保温箱内,可以让铁模降温速度变慢,最后打开模具之后得到的是灰口铁。

    李国栋知道,这样炼出来的铁事实上还是生铁,只不过是质量较好的生铁,已经快达到熟铁的要求了。

    铁水灌好的铁模被送到保温室内,缓缓的冷却一段时间,时间差不多了再给拉出来,用吊机拉出了炮芯,然后再把铁模送入保温室内。

    等到冷却得成形了,铁模具被打开了,第一门铸造好的二十四磅重炮的炮管铸造好了。趁着炮管还火红的时候,一名工匠把一根钢钎插入,钻出火门。然后就等完全冷却了,等到温度退去,炮管再次被吊机吊了起来,放在镗床边上,由两名工匠负责打磨内膛。

    打磨好内膛之后,这门重炮就算大功告成,剩下的就是木匠的事情,打造一副炮架,把炮管安装在炮架上即可,反正是舰炮或是炮台炮,不需要野战炮那样复杂的炮架。

    十八磅炮、十二磅炮和九磅炮也各完工一门。称过重量之后,那门新铸的二十四磅炮重量八千斤,十八磅炮重六千斤,十二磅炮重五千斤,九磅炮重四千斤。

    郑芝龙听了士卒汇报的重量,对这些炮十分满意,迫不及待的要求试炮。

    “大哥,还没炮架呢。”郑兴提醒道。

    “不用炮架,架在石头上面,我就是想看看这炮威力有多大!”

    几十名郑家军士兵气喘吁吁的抬着新造的二十四磅炮,把炮抬到海边一块大石头上,随后士兵就在石头上架起炮。

    李国栋还帮郑芝龙改良了火药,士兵们把火药和炮弹装填进去。

    “放炮吧!”郑芝龙道。

    一名手持火把的士兵伸出火把捅向火门,看到导火索点燃,迅速跑开。

    只听到“轰”一声巨响,跑开喷出了一条修长的火舌,弥漫的白烟从炮口和火门喷出,很明显威力非常大,整门炮震得从石头上弹跳了起来。炮弹呼啸而出,向远方海面飞去。不一会儿功夫,就看到炮弹落在海上,腾起了一道冲天水柱。

    郑芝龙又下令对火炮的精度进行了测试,实验结果让他非常满意。

    “贤弟为郑某铸炮,教会郑家军工匠铸炮方法,郑某实在是感激不尽!不知道贤弟可要多少银子?”郑芝龙摸着胡子,笑眯眯的看着李国栋问道。

    “多少银子,还是看大哥的,您愿意给多少就多少吧,就算一钱银子都不给也没事,小弟只想能从大哥这里多买些铜。”李国栋客套的说道。

    ——

    感谢2017,2018,战阵不休、天剑舞飘香、终于有时间了等各位投月票的朋友,感谢各位书友的慷慨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