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抢到一个世界 > 32 群起而攻
    在方牧野的讲述中,时间过得很快,眼看就要中午了,方牧野结束了讲述,开始准备做午饭。

    把要做的菜洗了洗,方牧野突然发现没有买香菜。少了香菜可不行,今天方牧野要做得菜,好几道都要点缀香菜来提味。

    方牧野看了看时间,这个点儿上,他妈妈应该刚出学校,正好能在路上把香菜买了。

    直接拨通了妈妈的电话,电话铃响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被接通。

    “牧野,找我有什么事吗?”

    方牧野感觉妈妈的声音很疲惫,而且周围的声音非常嘈杂。

    “您在路上买把香菜,今天中午我掌勺,让您尝尝我的手艺,就是忘了买香菜了。”

    “我可能先回不去,要不你自己下楼去买吧。”

    “怎么,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我听着你那面好像有人在吵架?”方牧野感觉电话那边特别乱,像是有人在吵架,而且好像是针对的他妈妈。

    停顿了片刻,手机听筒似乎被捂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李书兰才继续说道:“有几个学生闹事,家长找过来了,中午我得先处理这件事情,你们先吃吧,不要等我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李书兰匆匆挂断了电话。

    方牧野皱起眉头,总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今天上午他老爸被人栽赃陷害,这才刚到中午,他妈妈那边就有学生闹事,事情似乎赶得也太巧了一些。

    方牧野洗了把手,对他老爸说道:“爸,我妈那边有几个学生闹事,家长找过去了,可能不太好处理,我过去看一看。”

    “你等我一下,我跟你一起去。”

    “应该没有多大的事情,有我过去给我妈站脚助威就行了,您还是别去了吧?”方牧野劝阻道。

    “我这会儿又没事,闲着也是闲着,一起过去看一看,要不我不放心。”方信言简单洗了把手,拿上钥匙,和方牧野一起下了楼。

    下楼之后,方信言向自家的停车位走去,方牧野赶紧拦住,说道:“爸,今天我来开车,我买了新车了。”

    “你买新车了?什么时候的事儿?”方信言很吃惊。

    “我治好了一位老太太的失眠症,病人家属没给我诊费,直接送给我一辆车。”方牧野简单解释道。

    “这病人家属还真挺大方,诊费才多少钱,一辆车怎么也得大几万吧?”

    方牧野的车就停在单元门口,按下遥控开了门,说道:“爸,上车吧。”

    方信言并没有上车,而是围着汽车转了一圈,脸上一副震惊的神色,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这辆车是病人家属送给你的?这辆路虎揽胜得小200万吧?你的诊费是不是有点要的太多了?”

    “一点都不多,老太太的失眠症挺严重的,除了我以外,没人能治得好。再说病人家属是身家几十亿的富豪,只要能把老太太的病治好,多少钱都舍得出。原本他准备送给我1栋价值3000万的别墅,我没接受。”方牧野解释道。

    “这病人家属看来还真是个孝子,竟然舍得用3000万的别墅当诊费。你做的对,用这辆车当诊费,我都感觉太高了,哪能要人家3000万的别墅呀?那也太贪得无厌了点。”对于儿子的做法,方信言很是赞同。

    又围着这辆车转了两圈,非常细致的看了看各处的细节之后,方信言这才坐到了副驾驶上,把车门带上。

    方信言感觉关门很费力,“车门怎么关得这么费劲?按说这么好的车不应该呀?”

    方牧野只得解释道:“这辆车是防弹定制版,车身特别重,所以开关车门的时候比较费劲。”

    “竟然还是防弹定制版,那我可得好好感受感受。”方信言没有感觉出特别大的不同,“防弹车应该很贵吧?这辆车得多少钱呀?”

    “确实要贵一些,据说是600万。”

    方信言张大了嘴巴,“这也太贵了吧!600万差不多能买两套大房子了,开这种车也太奢侈了。”

    “咱家很快就不缺钱了,过上几天,等我闲下来,出手一两枚聚灵符,买一栋大别墅,再给您换上一辆豪车。您没事的时候买上几块高档玉石,自己想怎么雕就怎么雕,雕出来要是自己喜欢的话,那就留着,要是不喜欢那就卖掉,这种日子,您喜欢不喜欢?”

    方信言经历了这种事情,就算澄清之后,继续待在原公司,肯定也不会痛快。方牧野为人子,让父母每天开开心心的,这是他最基本的责任和义务。

    “到时候再说吧,你老爸快50岁的人了,没那么脆弱。”虽然儿子嘴上说的轻松,但钱哪有那么好挣的,方信言可不想给儿子增加负担。

    正是中午下班的时候,路上有点堵,用了半个小时,方牧野才赶到了学校。

    方牧野就是这所学校毕业的,轻车熟路的向初一的语文组办公区赶去。

    两人刚刚上了二楼,就听到有人在大喊大叫,非常吵闹。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加快了脚步,很快来到了初一语文组办公室。

    本来就不大的办公室里,此时竟然挤下了个人,几个家长正不依不饶的站在李书兰的面前大吵大闹。

    “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会发生老师殴打学生的恶劣事件?都说老师是灵魂工程师,但像你这种殴打学生的老师,绝对配不上这种称号,简直是恶魔才对!”说话的这个秃顶男人四十来岁,说话的腔调和衣着打扮,像是一名公务员。

    “我们家龙龙从小就乖巧听话,我们做家长的都没有动过他一个手指头,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狠心,竟然拿茶杯往孩子的头上砸!”说话的女人三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边瞪着眼睛控诉,一边抹眼泪,“我们家龙龙要是破了相,我非得跟你没完不可,我们没钱没势的小老百姓也不能让你这么欺负!”

    “妹子你放心,等法医鉴定结果出来,要是够得上轻伤害,我非得让她蹲大牢不可!要是够不上轻伤害,那算她走运,真是便宜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