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反派他导师 > 第一百一十五章惹祸
    他温柔的看着自己。

    然后说。

    “小师妹,又被大师兄我迷晕了。”

    啪!

    被清脆的巴掌直接打在了地上。

    “看什么呢,让你跳舞为什么不跳啊。”

    她不觉得脸有丝毫疼痛。

    想起了庖山之主,有想起了面前的胡国神使。

    现实总是在挑战她对一件事的接受力。

    难道自己曾经所信赖和期待的人,都要变成自己喝他曾经最厌恶的样子吗?

    唇角泛滥起苦涩的笑容。

    “你笑什么?”

    神使一把握住她的脸颊。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当的这个神使的。”

    “是个疯子?”神使觉得有些扫兴的松开了手。

    刚想让人将他拖下去。

    “我问你,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当的这个狗屁不如的神使的!”

    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吼了出来。

    周围的人全部都愣住了。

    就连当今圣上都不该对神使如此不敬。

    狗屁不如。

    这是什么话语啊。

    居然敢用这样的词语来形容高贵的神使。

    众人屏住呼吸。

    全部低下头。

    “滚。”

    周围的人立马退了下去。

    整个大殿就只剩下南柯跟神使。

    “你再说一遍。”神使缓缓蹲下身,握住南柯的下巴。

    “夜长风,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如此猪狗不如的模样,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为那个狗屁神殿的一条狗。”南柯一巴掌直接甩在了神使的脸上。“你的剑呢,越侠剑怎么就没杀了你!”

    “你叫我什么!”

    久违的名字被人唤起。

    “夜长风,你该不会连自己的名字也忘了吧。”

    眼神中是浓浓的悲凉。

    身子已然不稳。

    她无法接受自己如此崇敬的人变成如此厌恶的模样。

    “你是谁?”

    一把拎住面前女人的衣服,眼神急切的想要将面前的人撕碎。

    “你到底是谁?”

    “你连自己都忘了,又怎么会记得我是谁?”

    南柯昂起脑袋,唇角笑容肆意而又张扬。

    嫌弃的想拿开夜长风的手。

    却被夜长风直接捉住了手。

    咔嚓,只听到清脆的骨折声。

    可是她却丝毫都不觉得疼。

    “理必比拳脚更行得通。”

    那熟悉而久远的话语,戳痛了最深处的记忆。

    “你究竟是谁?”手缓缓松开。

    “我是天元南柯。”

    南柯挺直了腰,不带一丝悔意的,介绍了自己真正的名字。

    夜长风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就算是乐正灵均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也比不上这个名字对十分之一的震撼力。

    南柯握住自己的手腕,直接将错位的骨头纠了过来。

    “我的大师兄顶天立地,一把剑便能走遍天涯,他惩恶除奸,专杀欺男霸女之人,不畏强权,专治为祸一方的走狗。”

    缓缓走到椅子旁边,捡起地上的佩剑。

    剑端抵在神使的脖颈处。

    “可惜他被你杀死了,被你杀死在你选择堕落的那一瞬间。”

    “哈哈哈哈。”

    躺在地上的夜长风忽然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中满是癫狂。

    “天元南柯?”

    从地上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

    “那上百万的枯骨怎么没把你压垮,还想要回来,再抓些人陪你送死。”

    一把揪住南柯的身子。

    “我曾觉得活下来是最好的事情。”豆大的泪珠在南柯的眼眸里打滚,却不肯掉落。

    “死去才是最好的结果。”

    将南柯再度推倒在地。

    “你滚吧。”倒在地上,捡起地上的酒壶,咕噜咕噜的灌了起来。“如果你真的是南柯,那就再爬回你该去的地方去吧。”

    南柯缓缓放下手中的长剑。

    她的剑没有办法挥向夜长风。

    即使此时的她已经作恶多端。

    却也不能磨灭他当年对自己的那些好。

    拖着手中的剑缓缓走出殿宇。

    捧着酒的夜长风,忽然抬起头,望着那人的背影。

    手中形成一道剑气。

    哐当!

    剑掉在地上。

    “你看得起你自己吗?”

    背着身体的南柯,忽然停下脚步。

    “我一国神使,整个五洲,没有人敢看不起我。”那剑气子啊手心中飞速旋转。

    “那曾经的自己呢。”

    手中那凝结的剑气,在那一刻消散的无影无踪。

    不由得。

    夜长风觉得自己的眼眶里面浮现了一团雾气,像是有人强行在眼中下了一场雨。

    看着那人的背影。

    胸膛忽然升起了久违的暖意。

    弹指百年,心脏第一次感到了疼痛。

    “南柯真的是你吗?”

    南柯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住宅。

    她知道自己犯了大错,此时的自己非常的危险。

    天元南柯这四个字,无论是在那里谈起,都可以招致杀身之祸。

    并且没有人能够保护得了自己。

    自己居然还在神使的面前,袒露了自己真实身份。

    可是她却没有一丝悔意。

    在那个节骨眼,她必须将那句话说出口。

    如果不说出口。

    她总觉得心会疼死。

    为何会变成这样。

    “难道当年那一战死亡才是最好的结局。”

    来不及思考那么多。

    她不能再留在胡国了。

    尽快拿好鬼妹妹们的尸骨离开这座城吧。

    免得惹祸上身。

    至于殷家,自己跑了之后,江家必定会迁怒殷家。

    即使江君倾有理智,不迁怒,还有个神使呢。

    自己现在的真实身份可是殷家的二小姐。

    刚出门准备去拿骨头。

    便听到前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神使下令全城戒严。”

    “为什么突然下令戒严啊?”

    “听说有人进入神使府,剥夺了他三个时辰的记忆。”

    “我的天,不是说这个神使曾经是青云第一剑神嘛,怎么会这么菜,被人剥夺记忆。”

    “哎呀,什么剑神,估计就是吹嘘的吧,她在我们这里呆了多久,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年来,他就跟个废物似的。”

    语气中满是不屑。

    “是啊,这么多年,天天就待在神使府邸醉生梦死,可是能有什么办法,谁让人家是神使呢,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南柯立在门口。

    剥夺记忆?

    大师兄已经弱成这个样子了吗?

    居然能够被人随便剥夺记忆。

    刚刚自己在神使府的时候,好像没有感受到她任何灵力流动的痕迹。

    他的灵力呢?

    即使这么多年,他不修炼,就是以他当年的灵力,也不可能让人随便剥夺了记忆。

    。